「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的大同世界能來到嗎?

日期108.5.9〔星期四〕

氣候:梅雨季 陰天

日記:今天老丫頭就想找部電影來看。昨日瀏覽老半天,猶豫難決,「逆著風的旅行」似

乎不賴,至少是代表埃及角逐奧斯卡外語片的佳片吧!可是,偏奇摩電影就不見有個人觀後正經寫個評。不過,算了!還是進場吧!

1.JPG(來自埃及的電影)

2.JPG(痲瘋病患者+小孤兒+驢子)

3.JPG(漫漫又艱辛的尋親旅程)

如果有人問老丫頭這部電影好不好看?我還真答不來唷!!

因為從頭到尾,整個影片畫面都很髒亂;巴薛與歐巴馬看似「沒演技」的情節更令人氣悶!

巴薛一個因患痲瘋病被家人拋棄,雖已痊癒但卻面目殘缺手腳扭曲變形的中年男人,陪伴他的是一個常受欺凌不願待在院裡的孤兒歐巴馬和一頭老驢,他們踏上了「尋親」的漫長旅途。一路上自是挨盡了「正常人們」的疑懼、躲閃,甚至是排斥與驅趕,後有幸得到「丐幫」眾人的協助,終於來到父兄的家門前。

看完電影當然可以了解導演A.B. Shawky的用心良苦,原來他早在大學時期就曾為痲瘋病者拍過紀錄片,希望喚起大眾敞開襟懷接納這些已經痊癒的苦命人。但凡試圖以影片、文學、圖畫……傳達「愛與關懷」理念者,A.B. Shawky這樣的導演,都是我們該深深敬佩的對象!

巴薛的父親對他解釋為何不去接他的一番話著實教人心酸:因為如果讓巴薛回來,家鄉這兒的正常人是無法接納他的;巴薛唯有和「同類」生活一塊才能自在。

可是……讓老丫頭覺得最最心疼苦楚的是:與父兄一大家子團圓飯後巴薛與歐巴馬的對話

!巴薛問歐巴馬要不要留下?歐巴馬反問巴薛回去,巴薛搖搖頭「不,我不屬於這兒」,善解人意的歐巴馬笑著附和,甚至說:「我想念垃圾山了!」巴薛點點頭說:「我也是。」

所以尋得親人後的巴薛與歐巴馬認命的再次返回「隔離院區」,他們的人生再次確定只能在「垃圾山」上翻掀垃圾換得幾毛錢來過活了!

老丫頭再說說

1.「尋親」這事必要嗎?老丫頭真不太明白唷!既然家人拋棄我了,何必苦苦相尋呢?

巴薛告訴一班朋友的理由是:他沒孩子,若再沒個親人,那他死後就當真沒人記著他了!

老丫頭想不明白的是:人死了,真須要有些人記得你、想念你嗎?有人能記得你、懷念你、祭拜你……這很重要嗎?

好慘!年近60的老丫頭我竟然想不明白巴薛在意的事到底重不重要?

2.巴薛與歐巴馬一路遇上的正常人:河邊洗衣的婦人們、醫院裡護士與其他病人、火車上的檢票人員與乘客們,警察局的執法人員……對巴薛一概驚疑與排斥;而最後仗義相助的是缺雙腳的乞丐與他那畸形古怪的朋友們。

是嗎?我們這些正常人都是「冷心冷肝的冷漠人」?唯有身有障礙、同苦命者才能相憐惜嗎?

這真是教人抓破頭殼不知如何理解的難題啊!嘆……世間多詭詐險惡!我想普羅大眾應該也同老丫頭一樣,天生秉具一腔滾燙的「熱情熱血熱心腸」;可是數十年來見多聽多那些狡詐訛騙之人與事,經年累月諸多惡事惡人摧折之下,把我們原本的「熱情熱血熱心腸」絞磨成「冷情冷血冷心腸」了;我們都已習慣戴上了「事不關己就冷淡以對」、「對人對事皆持疑慮的保留態度」的可憎面目了!好可怕!好無奈!

老丫頭再想想:不知為何?看完「逆著風的旅行」後,老丫頭就一直想著咱們孔夫子的禮運大同篇:「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

4.JPG(總算瞥了狹井外的世界一眼)

老丫頭年少時,曾被教授此段文字並且熟背之…猶記老師當時聲稱只要我們一起努力這個美好的「大同世界」一定可以來臨!

而今21世紀了,貧富差距愈見擴大;甚至某些國家,燈紅酒綠極盡犬馬聲色的富奢享樂與遍地便溺垃圾的貧民窟僅僅只一牆之隔而已!

唉…而今終於覺悟:這個「民胞物與」、「物類平等」的大同世界只是個烏托邦罷了!

「逆著風的旅行」原文片名「Yomeddine」,阿拉伯文意指「審判日」:「當『審判日』到來,所有人都將被平等對待。」

老丫頭不禁要問:難道一定要等到審判日,所有人才能被平等對待嗎?

老丫頭只能繼續嘆氣……吧?

(以上純粹是老丫頭個人想法,所有圖片截自奇摩電影)

 

文章標籤

老丫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