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是最後一次  當靜默虔敬的聆賞

日期107.5.24〔星期四〕

氣候:清早天晴無雲,10點過後稍有薄霧輕籠

日記:松雪樓還真不是普通人可住得的,至少老年人住不得啊!話說昨晚吃過晚飯,老丫頭步出松雪樓,想親近一下薄暮的合歡山景;不料才閒步個半小時,身上的薄外套已抵禦不住冷寒的氣溫了!孰知回房在電腦前晃個一會兒,開始感覺到頭頂上血管抽搐顫動,隱隱抽痛著,整個腦殼似被鉗夾住的悶痛;我趕緊掏出帶來的普拿疼服用。不久後,血管不抽搐了、頭殼不痛了,老丫頭就繼續在notebook上晃著。

1.JPG(才6點過後氣溫降到11度)

夜稍深,老丫頭轉為通體發燙;不過我絲毫不以為意,因為這一年來,這更年期的麻煩一直跟著我,所以我又服下一顆「順寧娜」;而後爬出窗到陽台觀看合歡山無邊夜空裡滿天燦星。唉,可惜,這星空,我的破相機照不得;不過,無所謂,靜心觀賞記取即可呀!

臨睡前,老丫頭將手機鬧鐘設定在5點整:因為櫃臺說明天日出508。我心想:準5點爬出窗外,先觀賞日出前天際橘紅霞光,而後等待一輪紅日躍出雲上!

想著這等美事,perfect!人生至此,別無他求了!

所以……睡覺吧!好好睡上一個飽覺,合歡山最美,不,台灣、世界最美的日出大秀等著我呀!

睡吧!睡吧!可是……睡不著、睡不著、翻來覆去、睡不著、就是睡不著!

奇怪的是,老丫頭並沒有十多年前頭痛、噁心、想吐的不適感;只覺得身體微微發燙,所以我起身把「暖氣」關閉,將紗窗打開一小縫。

就這樣似睡若醒,不時看著手機上的時間……睡不著覺,真是痛苦至極!

後來,440過後,老丫頭乾脆不再努力睡覺了,穿上薄外套爬出窗到陽台等待日出。沒料到,隔個幾間房,有一位先生竟已在候著了!我心想:該不會他也是睡不著吧?

2.JPG454日出前的山巔)

3.JPG502的微曦中合歡山景現身)

4.JPG506小橘日浮出

5.JPG508日出東方

6.JPG509紅日沸騰

7.JPG510燦日躍升 君臨天下

8.JPG(與合歡道早安)

在台灣最高海拔旅店松雪樓窗外陽台,一宿不眠的老丫頭倚欄靜賞著日出,心裡頓覺絲絲淡淡的傷感:這合歡日出多美啊!無怪乎所有住客都在翹首盼著。隔壁房住著一對年輕夫妻,那妻子雖陪著夫婿卻不免低聲抱怨「我還想睡啦」!老丫頭想:年輕真好,睡得著唷!其實她的夫婿何必勉強她呢?日後再來就是了!反正年輕。

可是,像老丫頭這樣的老人,這海拔3150的松雪樓只怕再也住不得了!既無法再來松雪樓住宿,那眼前這合歡山日出……豈不是老丫頭人生裡最後一回,最後一回的高山日出!

老丫頭頗確定,再沒興趣去看阿里山或大凍山等等的日出了:太麻煩、太折騰,老了,受不住啊!

想到眼前正上演的日出大秀,可能是我生命裡最後一場了!老丫頭心緒低沉擺盪著,整個人不由虔敬肅穆起來。我未敢絲毫轉瞬,時空彷彿進入靜止,此時此刻老丫頭只與天邊這輪橘日共處,再無其他了!

接下來的早餐,老丫頭稍覺反胃,根本吃不下。在餐廳和其他人聊了幾句,原來大伙老人家們都睡不著,唉,高山症!

昨天攻東峰時,有山友告知「北峰」的紅毛杜鵑正盛開著,而且山腳即處處可見芳蹤,不必費力登高尋覓。所以老丫頭決定退房後驅車續行到14甲線37K的北峰瞧瞧其實北峰是需辦「入山證」的登山型步道)。

9.JPG(專業人士才能攻北峰)

10.JPG(老丫頭北峰一遊)

11.JPG(北峰步道很艱難)

12.JPG(入口處不遠即見杜鵑)

13.JPG(遍布山坡的杜鵑花)

14.JPG(蓬勃的生命力)

「逛過北峰」後,老丫頭與眾人慢步回「小風口」停車場時,覺得更不舒服了:胸口鬱悶、心跳急遽。這時天氣轉為陰鬱,一層薄霧輕輕籠了過來。

驅車往回,車停「武嶺」後下車續往回步行,想步至「合歡主峰」登山口;但走一段路後仍是胸悶心悸,所以決定放棄攻頂主峰的想法。

雖教老丫頭氣餒,但此亦無奈!

老丫頭再說說

1.在北峰步道上,多的是與老丫頭相同,爬個百公尺就折返的老人;但更多的是扛著厚重裝備準備攻頂的年輕人。我與好幾個年輕人聊上幾句,他們齊聲稱「山頂很美,阿姨要不要試試跟我們一起上去?」好可愛的小伙子!唉!老丫頭痴痴仰望山頂頭,恨不得再年輕一回,能有體力伴隨這些年輕孩子的腳步踏上那布滿樹根、岩石的步道,攻上3422m的峰頂,在那山巔宛如巨人般昂然挺立!

真真後悔!年輕時光,為何不知道訓練體能攀登極景呢?虛擲青春活力,悲夫!

15.JPG(高山景仰 幾分惆悵)

2.看著這些肩扛大背包,全身厚重裝備的年輕人,真是佩服與尊敬!但,老丫頭也想到,有些年輕人並不是這樣健康過日子的:他們或許混吃混玩、甚至賭博、吸毒……最終犯下無可挽救的罪行。年輕孩子啊,就該認真課業、假日運動強身,打球、登山……多好!

老丫頭再想想:曾經多年前有一回,老丫頭與家人同遊阿里山櫻花季,見到一大家子人推著一坐輪椅的老人;然而阿里山的步道盡是階梯,所以那些中青年人們就必須汗水淋漓的費力搬動著輪椅。看著這樣辛苦才得「賞吉野櫻」的一大家子人,當時我不禁低語:「怎麼如此勞師動眾啊?」我兒子回我一句:「這會不會是那老人的最後心願啊?」

是嗎?一生未曾來過阿里山,一生為家人打拚,從未有機會觀看一回阿里山上櫻花的老人,中風後、時日無多,全家子十多口人合力陪著老人來走這一趟?是嗎?

這次合歡山之行,老丫頭攻頂了「合歡東峰」,觀賞到玉山杜鵑、紅毛杜鵑,也再次遠眺了合歡日出;唯留「合歡主峰」成未竟之事!

回家休息兩日,老丫頭決定:今年內,再探合歡山一次,今年內一定要步上主峰!

老丫頭我不要等病了,癱倒了,才來懊悔未登合歡主峰!運動吧!

16.JPG(返途山壁上杜鵑招展)

 

 

 

文章標籤

老丫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